潘久武
潘久武,1949年生人,教育科學研究人員,上海鴿人。發表或編輯《課程:學校騰飛的引擎》《生命的放飛》《鴿眼新析》等16余部教育或賽鴿著作;曾在《發現》《滬港經濟》《中華信鴿》《上海信鴿》等雜志任副理事長、副主編、編委、記者;現任中國信鴿協會官網專欄作家。潘久武,在中國鴿壇上筆名有潘博、尚海、上海鴿人、UFC獨立撰稿人等,在《賽鴿天地》《中華信鴿》《上海信鴿》《鴿友》《中國信鴿協會官網》《中國信鴿信息網》等發表文章、專題報告百余篇,有“育種、報道、摘編、賽事、人物、傳奇”諸方面的內容,引起了眾多鴿友的選讀與好奇。潘久武,其信念:中國鴿人應站在育種的制高點上;中國鴿協為代表完全有可能從“賽鴿大國”發展為“賽鴿強國”;作為信鴿愛好者理應做出自己的貢獻。我的座右銘:“賽鴿績為先,育鴿品為高;寫鴿質為重,愛鴿情為濃”。 2018年10月1日 撰文
詳情>>

《合鳥聊齋》之三:雛幼培育

        合鳥聊齋:香茗一壺,繞圍“鴿”字;漫淡不息,浮想聯翩;聊天梳理,饒有余味。

        今天,當《合鳥聊齋》開啟之時,聊起鴿子的故事。鴿子,不僅具有鴿友自娛自樂的消遣活動的意味,也有賽鴿運動和市場經濟的名利功能,而且還有培育幼兒和弘揚正能量的社會功能。比如:《小鴿子家的故事》、《鴿子為什么能找到家的科學故事》、《想當冠軍的灰鴿故事》、《鴿子與農夫的故事》、《小鴿子之旅行日記》、《鴿子與雄鷹》等等,每一個小故事圖文并茂、簡明扼要,充滿著童趣并內含著人生的道理。

        以《小鴿子之旅行日記》為例,原意是有兩只小鴿子生活在溫馨親情之中,其中有1羽小鴿子厭倦平庸的生活,渴望到遠方旅行;另1羽小鴿子勸說道:“旅程千辛萬苦,危險而使我擔憂”。一番話,雖有點勸動想旅行那鴿的心緒,但想見世面的想法還終究占了上風。說完這番話,兩羽鴿子流著淚分手了。

        想做旅行家的那鴿展翅高飛,曾遭遇烏云和大雨的攔截,遭受谷物誘惑的“網扣”而掙脫,特別可怕的還遭到飛鷹的侵襲,幾乎把那只愛旅行的鴿子打了個半死。值得慶幸的是:外出旅行的鴿子垂著雙翅、抱著傷爪,慘兮兮地“一拐一瘸”地飛回了家。

        小鴿子故事給人產生了無限的感悟:世界這么大,充滿著好奇和精彩。雖說外面的世界充滿著誘惑和危險,但有一顆激情冒險的心就足夠了。

        幼兒的教育與培養,與鴿子的天性與經歷聯系起來,以此從小給幼兒進行“鴿子教育”“形象教育”“選擇教育”“危機教育”,娓娓動聽、細細道來,從而為他們終身成長和終身幸福而奠基。由此鏈接到《合鳥聊齋》之三:雛幼培育。雛幼培育,一樣充滿著科學精神與人文情趣。

        引言

        有關雛幼培育,是每一個養鴿參賽的鴿友應當關注與操作的重要環節,必須加以重視;雛幼培育,嚴格地劃分應有“孵蛋、嘔雛、育幼”三個必不可少的階段;雛幼培育,是“輸贏在起跑線上”的主要階段性標志。

        這里,我們先對“孵蛋、嘔雛、育幼”,作一粗淺的解說:

        孵蛋:信鴿孵蛋,是一年四季都會發生的事情,是其一種正常的生理與生活現象,也是一種繁衍后代的自然本能。一般而言,信鴿孵蛋,有“雙親”孵蛋或“保姆”孵蛋兩種型態;如果是正常的受精蛋,根據當地不同的氣候、溫度、溫差等,在16?18天的雌雄信鴿輪流孵蛋過程后,其“子代”便會破殼而出。

        嘔雛:是信鴿在孵蛋后,對于破殼而出的雛鴿,運用自身在孵蛋過程中積化的營養“漿水”或“乳汁“,用喙對喙的方式進行嘔雛。所謂雛鴿,根據嚴格意義的動物學論點,其生存時段為7天左右,待第7天出初毛后即為幼鴿(但鴿友一般對雛鴿與幼鴿存在著模糊的認知與界定)。

        育幼:就是對幼鴿的培育,一般分為兩個時段,即幼鴿的“父母”喂養和幼鴿的人工飼養:在 7天?24天左右,即幼鴿在“雙親”鴿或“保姆”鴿喂養下,逐漸長成羽翼較齊全且能獨立進食和離開“父母”鴿之時;在 25天?6個月左右,主要由鴿友進行調養,大致有“進食→開家→家飛→訓練”四個幼鴿成長的環節。

        這里,需要提及的是:當雛鴿和幼鴿前期,有“母鴿負責早期喂食,父鴿負責晚期喂食”現象,還存在著“二喂二”(自然生態現象)、“二喂一”(為了更好地使子代茁壯成長)、“二喂三”(由于特殊需要而采取的對策)等喂雛育幼的客觀方式。

        正文

        “孵蛋、喂雛、育幼”,其實是一個環環相連的系統工程。是“輸贏起跑線上”的環環相扣的科學養鴿過程。在這一過程中,由于大多數鴿友以為“習以為常”,只要經歷喂養過程,完成就可以了,不必操心其科學程度和實效結果,或者說這是十分常見的養鴿自然現象,絕對沒有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其實“孵蛋、喂雛、育幼”,也是專業性、科學性十分強的事情,絕對與“輸贏起跑線上”相聯姻。如果鴿友能做到三者科學聯動,那就是“贏在起跑線上”;如果三者順其自然或是有所“閃失”,那就是“輸在起跑線上”。這是必然的,勿容置疑的。

        其一、鴿蛋與孵蛋的應知應會

        本文的主題是“雛幼培育”,其要義是希望鴿友從鴿蛋做起。這里,很多鴿友把這三項連續的過程概括為“雛幼操作”。這實質是信鴿管理的發端,完全與鴿友對鴿子的“理念、知識、環境、經歷”的專業素養有關,甚至與“鴿友圈”或“時代性”相牽聯。講到底就是對現代賽鴿的理解力與掌控力。

        1、鴿蛋的判斷與選擇。經驗性判斷鴿蛋的雌雄,即大而圓的鴿蛋是雄性,尖而長的鴿蛋是雌性;選擇“鮮、亮、明、透” 大小適中、光滑有斜羅紋、晶瑩剔透的優質鴿蛋,這是質量上乘,能為未來雛鴿提供十分豐富的營養條件與生長的客觀環境,而對于不光滑、磨沙型、薄殼、色暗等的鴿蛋,棄之或食之。

        2、鴿蛋孵育的觀察實驗。第一天,蛋黃較深的為受精蛋,蛋黃較透明的是“白蛋”;第二天,如在打光下仔細看,蛋中出現隱約的小紅點;第四或第五天,受精蛋有明顯的血絲,經觀察:胚胎基線兩側血絲對稱且呈現“蜘蛛網”形狀的為雄性,胚胎兩側血絲不對稱,一邊絲長且多,另一邊絲少且短的為雌性;以后鴿蛋外殼顏色變暗,份量變沉;第十六天,正常的蛋是很有規則的,并有一定空間的氣室,而“死蛋”則是沒有氣室,僅有蛋液在殼內晃動;第十八天(根據當地氣溫有濕度的影響,可能也會提前出殼1?2天),把鴿蛋拿在耳邊,可以聽到雛鴿的啄殼聲,甚至鴿蛋某處會頂起裂口與裂縫。這就意味著雛鴿將要破殼而出。此時,鴿友應當注意破裂的鴿蛋齒紋要清晰而又均衡,從啄殼到破殼的時間越早越好,不要超過了3小時為好。

        3、種鴿下蛋的注意要點。正常的種鴿下蛋,第一枚蛋在傍晚時分產下,隔一天才會下第2枚蛋;一般第一枚蛋與第2枚蛋相隔24小時,超過此時限而產蛋的則表明母鴿體能不佳,鴿蛋質量也受其影響。

        其二、雛鴿發育成長的軌跡

        雛鴿,嚴格意義上是指“破殼而出”到初生羽毛之時,約為7天。其實一般鴿界約是成俗的是從“破殼而出”到獨立進食、離開“父母”鴿之時,為24天左右。雛鴿發育成長大致有如下的軌跡:

        1、胎毛表現。剛出殼,經“父母”鴿孵了刻把鐘,就能觀察到雛鴿胎毛的表現。胎毛濃密者,健康也;胎毛稀疏者,體弱也。

        2、眼睛狀態。雛鴿在2?3天里,必然會睜開眼睛,且在眼睛周圍應清潔干爽,說明其發育良好。

        3、肉質色澤。雛鴿3?4天,已經能夠看出其肉質的色澤。按經驗判斷,白色肉質擅長近程翔飛,褐色肉質善于中程翔飛,黑紫色肉質勝任遠翔翔飛,但雛鴿的頭必須豎直,表明此鴿的力量與飛速。

        4、雛鴿特性。當雛鴿長成5?7天時,也就是鴿友要套環時,必須注意觀察,雛鴿的反應與攻擊性。反應好或有強烈攻擊性的,則表明其未來具有領地意識強和歸巢性強烈。

        5、開始嘗試。雛鴿長成15天左右,一是“父母”鴿(種鴿)要生回窠蛋,這種蛋比通常的蛋質量較好;雛鴿要表現為積極搶食,嗉囔中很飽又帶水分呈柔軟狀的為佳,并開始出現啄食的嘗試。

        6、手托甄別。雛鴿到了20天左右,羽翼豐滿之時,鴿友應把其托在手中,并上下擺動,以甄別雛鴿因先天或后天因素造成的拍翅不平衡,這是理所應當的 “淘汰鴿”。

        7、獨立生活。雛鴿在23?24天之時,其羽尾已長出3?4公分,聰明的鴿子已經開始脫離“父母”鴿,表現為能夠獨立吃食的性能,因而表明此鴿的獨立、聰慧、自立的良好品性。

        8、比較篩選。從鴿蛋到雛鴿,必須憑經驗進行比較后篩選淘汰,即鴿蛋選棄和雛鴿選棄“汰選法”(以后還要寫到),這樣留下的雛鴿就顯得比較壯實。

        其三、幼鴿在人工調節下的生長

        幼鴿,狹義定位在由雛鴿獨立生活起到6個月的生物體;廣義定位在由雛鴿獨立生活到當年年底的生物體,這是鴿界約定成俗對幼鴿的界定,所謂套當年足環而參加當年比賽的生物體,都稱之為幼鴿。

        其實,真正的幼鴿,是由當年出生1月齡到6月齡稱之為幼鴿。由于各種原因,也可以延伸至6月齡以后至當年結束之時,也可通俗稱為幼鴿,就是作為當年幼鴿比賽之用。需要講明的是,每當春賽結束后當年第一輪“晚生鴿”,這也是幼鴿。由于鴿齡較小的緣故,一般不作比賽之用。

        所以,對于幼鴿在人工調節下生長的問題,應當分兩個階段簡要地加以闡述:

        1、開家家飛期(40天?6個月)。顧名思義,主要由鴿友在開家和家飛飼養過程中,減少失鴿率,提高幼鴿健康水平與家飛能力的時期。

        由于我國東南西北地域廣大,受天候與氣溫的影響,配對、下蛋、孵育等有所差異。這里,僅以我國沿海中部3月份出殼的幼鴿為例:

        (1)4月左右(1月余鴿齡):當雛鴿長成40天左右的幼鴿,必須讓它們放在鴿舍高處的鐵籠里,環顧和熟悉四周,并進行適時有效的入籠與開家訓練。

        (2)5月左右(2月余鴿齡):當雛鴿離開母體一個月后的幼鴿,即開始獨立生活,身體也由“奶胖”轉為“緊湊”階段,但此時的幼鴿免疫力下降,需要鴿友精心照料、按時喂食、防病為主。

        (3)6月左右(3月余鴿齡):天氣轉暖,甚至悶熱,此時鴿舍內細菌增多,幼鴿容易生病,鴿友以預防為主、注重鴿舍清潔衛生。如果,遇到天氣晴好、溫度適中,可以進行4?6次5至20公里“早期教育”般的訓飛。

        (4)7月左右(4月余鴿齡):那時的幼鴿,因炎癥而引發各種疾病,主要表現為腸炎、呼吸道炎癥、微漿菌感染,甚至沙門氏菌入侵等,鴿友務必加強防范,注意衛生管理,從飲水和鴿食抓起,保證幼鴿的身體健康。

        (5)8月左右(5?6月鴿齡):天氣大熱,鴿友要做好防暑降溫工作,給予幼鴿吃些“清熱解毒”的食物、菜蔬和飲料,適當減少家飛的運動量。

        2、訓放比賽期(7個月?9個月)。這是鴿主應當十分重視的賽鴿“準備階段”,猶如體育比賽的“熱身”階段,或軍事戰爭的“軍演”練習,一定要講究科學性與實效性,為幼鴿日后的激烈比賽做好充分的準備。

        (1)9月左右(7月余鴿齡):此時,鴿友應重視養功,以早晚定時定量按配比進行喂食,一般早上喂“細糧”,七分飽即可;傍晚喂“大食”,以玉米為主,八分飽即可。9月底可選擇適當的天候進行“插紅旗”強制性飛行和5?20公里訓放4次左右。

        (2)10月左右(8月余鴿齡):每當10月,是鴿友訓放和參與比賽的大好時機,所以按預定的訓放計劃,并按天候變化和個體差異進行適度調節,一般須做到“強飛,營養、休息”三者平衡,特是調整幼鴿比賽的狀態,如有條件的話,可以進行300?400公里比賽的嘗試。

        (3)11月左右(9月余鴿齡):這是秋季比的“黃金時期”,鴿主必須對自己的鴿系特性、比賽賽線或空距、天候變化的實情,進行有計劃、有準備、有目的比賽。因近年來,我國天候變化比較復雜,再加上強烈的電子設施干擾,故建議鴿友打好比賽的“組合拳”,即準備幾路鴿系和賽程的鴿子,按比例地加以投放至“特比”“關賽”“普賽”的總決賽之中,以圖收獲秋天賽績的碩果

        3、其它說明事項

        對于幼鴿的科學管理,還涉及到諸多細節方面,所謂“細節決定成敗”,也是“贏在起跑線上”的應有之義,更需要鴿友成為現代賽鴿專業人士,必須遵循先進的賽鴿理念與操作要求,否則必將事倍功半。現在,把其它說明事項作為培育高質量幼鴿的必要補充。

        (1)控制家飛。當幼鴿成長發育成100天左右,也就是三月余時候,當這些幼鴿在置換3?4根大條之際,一定要控制幼鴿家飛的時間。因為過多強飛會造成種種不測。一般而言,清晨家飛,控制在40分鐘左右。因為過度的家飛,會造成幼鴿“游棚率”增高的現象,特別是幼雌游棚較多,這可能與性成熟擇偶等有關;過度的飛行,也會造成幼鴿肌肉拉傷,羽毛容易粗糙,也影響日后換毛;更為可怕是,會導致整個賽季的賽績明顯下降,以此造成難以估量的隱患。

        (2)發身階段。這是特指在幼鴿成長過程中,客觀存在兩個發身階段,即幼鴿的身體、肌肉、骨架等有明顯的加強與長進。

        ①第一發身階段:5月上旬?7月上旬(幼鴿在40天?100天)。鴿友須十分關注與重視這一階段的飼料配比與營養成分,也要想方設法給予幼鴿充分家飛的條件,以此去達成幼鴿身體第一次“強壯式”發展。據悉:有經驗、賽績驕人的鴿友,就十分重視3月鴿齡的幼鴿,進行5?20公里的數次近距離訓放,以此推進幼鴿身體的強壯和增加其獨立性與歸巢意識。如果無視或輕視第一次幼鴿發身,很有可能造成日后訓放嚴重“失誤”,比賽成績也可能嚴重“滑坡”。

        ②第二發身階段:8月中旬?9月中旬(幼鴿處在6月鴿齡時段)。鴿友一定要根據幼鴿身心發展的特點,結合本舍幼鴿的健康狀況與主要特征,有計劃、有目的地加強鴿舍環飛。所謂強化環飛,一般在9月15日?10月1日的15天左右,從而“順理成章”地納入高強度、有節奏、善調節的訓放之中。此時,鴿友就會發現,幼鴿的身體狀況又比前一階段強壯有力的多。當然,幼鴿第二次良好發身與日后訓放的歸巢率,乃至比賽的賽績呈正相關的關系。

        (3)換羽須知。幼鴿換羽,既表明了幼鴿在進化過程中形成適應時令與季節的“生物鐘”現象,又證實了幼鴿的生長發育程度。作為一名鴿友,千萬要清醒“秋飛一身毛”,絕對不能“順其自然”而隨波逐流,以此造成秋賽毫無建樹的“窘境”。

        據實驗觀察,幼鴿換羽客觀上也存在著兩個階段:

        ①第一階段:主倒秋毛。一般在7月15日?8月15日之間,這是專指幼鴿開始在換小毛,也就是幼鴿開始換各部位的小毛,這就是所謂的“七零”,這種零零碎碎的換小毛,必須在幼鴿環飛前完成。

        ②第二階段:主倒冬毛。一般在8月15日?9月15日之間,這是專指幼鴿已經開始“換裝”,以適應秋末冬初寒冷天氣生存的需要,從而實現全部毛羽的更新一番,出落為英俊瀟灑的“小帥哥”或是婷婷玉立的“小公主”。當幼鴿第二階段“換裝”完畢,才是鴿舍“插紅旗”家飛與短途“適應性”訓放相聯動的開始。

        眾所周知,“秋賽鴿毛勝”。比賽事實證明:幼鴿羽毛換齊之比換完大條來得更重要,因為滑順整齊的羽毛能夠減少飛行時空氣的摩擦力,更能增快飛行速度,因而歸巢更迅速。這也成為鴿友“心想事成”的必然。

        據此,幼鴿在換毛期間,是不能強化環舍飛行,而采取的策略是讓幼鴿放松,開啟倒毛的“生物鐘”,而絕對不是提前家飛而造成倒毛“摒死”。當然,這也受地域與氣候影響,乃至各鴿友具體操作有關,故希望大家能以科學的適應性為前提,科學環節與實際情況相結合,仔細有效地加以落實換羽須知。

        (4)飼料配比。幼鴿在生長發育進程中,對于飼料的配比,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和做法,這是客觀事實。但仍然存在飼料配比的客觀需要,也就是說應按幼鴿的生活與生長的需要而加以供給。現提供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早上,提供幼鴿蔬菜(切碎)和“小食”,下午提供幼鴿“大食”。蔬菜,有青菜、白菜、胡羅卜、卷心菜、西瓜皮等;“小食”,有大麥(15%)、小麥(25%)、稻谷(45%)、麻子(5%)、油葵(5%)、荷花子(5%)等組成;“大食”,有豌豆(25%)、玉米(60%)、糙米(10%)、白果子(5%)等組成。同時,伴以紅泥土,增加其維生素和礦物質;加入魔粉、奶粉若干,增加其食欲與營養。

        在喂養幼鴿時,鴿友必須加強觀察與調節,特別是防止稻谷有時會造成幼鴿“噎食”的現象。事實上,每個鴿友又有自己不同的飼料配比,但真正的目的是使幼鴿能獲得與自身生長發育相匹配的飼料。一定要謹防幼鴿營養過剩而過于“肥胖”,也不要出現因飼料不足而出現幼鴿“消瘦”的現象。

        (5)預防措施。我們認為:幼鴿的生病重在于預防而輕于治療。一方面,當幼鴿真正因病菌或病毒的侵入而導致生病,那是鴿友預防措施怠慢而造成的必然結局;另一方面,出現幼鴿患重病之時,理應立馬淘汰。

        當幼鴿生長在15天左右,常規用1/4甲硝唑,處理呼吸道。每天1次,以3?5天為好,保證幼鴿的“健康度”。

        當幼鴿離開母體進入鴿舍時,必須使用電解質,是之幼鴿體內酸堿平衡,以解除幼鴿的“緊迫感”。

        當幼鴿開始真正獨立生活時,為了保證它們的腸胃健康,用乳酸菌片或培菲康2天,給予其腸胃的消化與有益菌種,提升幼鴿的“適應性”。

        在幼鴿常規處理后,還需做好以下三項事情:

        其一、幼鴿的鉆籠訓練:幼鴿必須進行鉆入籠門的訓練。每日1?2次,每次可訓練鉆籠5?6次。開始由人工塞進;隨著次數增加,減少人工塞進的次數;而后完全由幼鴿自己進籠。

        其二、幼鴿的定位觀察:幼鴿在80天后,可以放進專設的“鐵絲鴿籠”,放在鴿舍頂上的四周。每天1次,每次2?3小時,還有計劃地放在鴿舍的四角,讓幼鴿飽受陽光沐浴與自然景色感染,以此增強幼鴿的觀察能力與定位能力。在幼鴿觀察與鉆籠其間,每3天用1次電解質,消除幼鴿的“緊迫感”,增強其實疫功能,以減少疾病發生的機率。

        其三、人工篩選10%遞減法:鴿蛋時期,以10個鴿蛋為例,在經驗性反復比較與鑒別下,棄之1個鴿蛋;雛鴿時期,如9個鴿蛋全孵出,按照發育程度和個性表現,淘汰1個雛鴿;幼鴿時期,在8個雛鴿都長成幼鴿時,按“手感差、身體松垮、結構不緊湊、軟弱無能”者,必須剔除1羽幼鴿;當幼鴿開家后,大約在40天左右時,按“搶食怠慢、搶不到領地、上天飛行慢、沒有固定巢架”等指標,在7羽幼鴿中再清除1羽幼鴿。按10個鴿蛋的“汰選法”類推,一般掌握遞減在40%以上的比例,以此保證提高參加未來高端幼鴿比賽的鴿子品質。

        (6)養功食水。在鴿友優越的養功與食水條件下,還須進行詳細的觀察記錄:幼鴿吃食、巢內表現、自由活動狀況等等。以不同的幼鴿賽制做好充分的準備條件:“百日賽”,真正的幼鴿賽(300公里?400公里);“特比賽”,當年幼鴿賽(500公里);“公棚”或“寄養制”比賽(單關或多關)等。一定要注意,以早熟品系為好,以抗逆性好和快速鴿系為重;晚熟品系用在隔年比賽,也須剔除抗逆性差和“慢郎中”的鴿系。

        (7)幼鴿比賽。談及幼鴿比賽,這是現代賽鴿的核心與重點,也是普天下鴿友追逐的賽鴿潮流。但根據現代幼鴿比賽不同的樣式,需要鴿友提前做好預設與準備:

        ①幼鴿單關賽:重在快速鴿“一滴血”,包括賽鴿個體條件,加上鴿友“人為條件”的精心飼養、強化訓放、調整狀態,必然產生良好的競翔賽果。

        ②幼鴿多關賽:選擇具有“既穩又快、較好定向、相當韌性”的品種,并且具有“中上飛速、保持體能、恢復疲勞”的特性,在鴿眼結構和眼志上有所表現的優秀幼鴿。

        ③公棚賽:因公棚大羽數的飼養與家飛,必須要有“搶架、吃食、適應性”強的鴿系才能有所作為,即在幼鴿個體身上表現為“生存能力強、抗病體質好、比較聰明”的品質,即在300公里、400公里不飛在第一梯隊,而在500公里“臨門一腳”決賽時有靚麗的表現。

        ④寄養制賽:是有錢人或大戶玩鴿的地方,也有少數鴿界精英參與,寄養制老板僅提供比賽的平臺和比賽的記錄。因“投入大、風險大、請人養、自己訓”的特征,具有“人鴿合一”的積極特性,且為三關或四關賽,其激烈程度與賽飛競技的殘酷性無以倫比。一般要求“鴿王”級種鴿所出后代,各有各的理念與手勢,培育出的后代在這樣“懸念性”與“不確定性”比拼中,育有高質量關賽幼鴿的品性是必不可少的。當然,由于幼鴿參賽數量的局限性,加上不可預測天候的侵擾,在每周一次500公里左右“有雨待停、有霧待清”的強悍比賽體制驅動下,有時也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比賽結果。

        尾聲

        此時,筆者想起上世紀80年代的《科學養鴿》,這本雜志是中國科學出版集團出版的當屬賽鴿類的期刊,曾像陣陣春風吹醒和啟蒙過不少鴿友的心田,那就是養鴿參賽的科學性與操作性。

        此刻,筆者又想起歐洲頂級的幼鴿專家的視野:從“鴿蛋-雛鴿-幼鴿”,從獨立生活到2個半月時吃“重科”(以碗豆為主);3個月時吃1/3清除飼料和2/3正規飼料;紅泥土是幼鴿最重要的輔助復品;幼鴿添加食品主要是乳酸菌,有利于腸胃健康;幼鴿訓練失水時,電解質能幫上大忙……從“鴿蛋-雛鴿-幼鴿”,要服從“三高”:高質量鴿蛋、高品質鴿乳、高水平飛行。

        中國鴿界自改革開放40年來,已經在實踐與創新之中積累了相當多的成功經驗與案例,完全可以與現代賽鴿強國相媲美。比如:中國鴿人的研究與考證:高位賽績鴿有60%的鴿子可以做種鴿,低位賽績鴿有40%的鴿子可以做種鴿;低位賽績鴿中的少數種鴿,可以育出比高位賽績鴿中的少數種鴿名次還要高的子代;但是高位賽績鴿中的種鴿的子代無論在名次與整體獲獎面上,都比低位賽績鴿中的種鴿的子代要高得多與多得多。這就為廣大鴿友提出種鴿概念的數據化的佐證。

        其實,鴿蛋、雛鴿、幼鴿,就是廣大鴿友實施科學管理的“生態鏈”。從20克左右的一個鴿蛋,經過孵化和嘔雛,迅速地長成約400克的幼鴿。據研究實證:幼鴿為何比成鴿“奶胖”,幼鴿為何獨立進食后容易“消瘦”,這是因為幼鴿體內含有76%的水分,而成鴿則降至56%的水分。

        當雛鴿破殼而出時不會自食,要“父母”鴿喂食維持生存。開始時,1?4天的雛鴿,要“鴿乳”的滋養;4?7天的雛鴿,需要老鴿的漿料且摻有部分顆料混合物;7天以后的雛鴿,就受予老鴿全部顆粒飼料的喂養。幼鴿一般在24天左右開始自己啄食進食。

        幼鴿發育迅速,源于優質鴿乳的哺育,更需要采食較多的營養物質。據悉:“鴿乳”的營養成分大約90%是由酪蛋白和少量的磷脂所組成的蛋白質,并含有較高的谷氨酸和天門冬氨酸。“鴿乳”主要由甘油脂占81.2%,磷脂占12.3%等。所以,任何鴿友必須以優質的、高蛋白、組合型的飼料喂給“父母”鴿吃,以求母強子壯。當然還有育雛后的養幼、育幼、訓幼和“一錘定音”的幼鴿比賽結果問題。

        在此,中國鴿界的鴿友還面臨和存在著著兩大問題。隨著中國賽鴿熱潮和賽鴿樣式的不斷升溫,重視科學養鴿的鴿友日益增多,并在實線中取得可喜的成效。可是,仍有不少鴿友“信奉經驗”和“自戀為上”,把科學養鴿當成一項十分空洞、教條的事項,并經常棄之一邊,缺少“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賽鴿文化與科學品質,致使他們經常在偶然的經驗中徘徊,甚至誤入不求上進的“死胡同”。還有由于地域不同、氣候差異,敬請諸位鴿友千萬不能“死搬硬套”,而是應當找出適應當地特點的雛幼培育的“路線圖”。

        據此,目前中國鴿界的關鍵是亟待提升鴿友對賽鴿的理解力與掌控力:

        理解力,是指“抓住總體”,也是指鴿友對某個事物或事情的認識、認知、轉變過程的能力。做好何事情都要用到理解力,所以我們要增強理解力,使自己更進一大步。其包括整體思考能力、洞察問題能力、想象類比能力、直覺和解能力。體現在“賽鴿觀念、自我評估、定位定向、投入產出、參與娛樂、善行助人”等方面。養鴿參賽,其前提是提高分析能力,即分析面對的事物或問題,只有分析明白所做的事理,才能奠定做好此事的基礎;還有更重要的是轉變思維能力,意味著在養鴿參賽過程中,必須針對“重點突出”問題或“瓶頸障礙”問題加以思考與對策,以轉變思維解決“改良”和“改革”問題,以求獲得重大的飛躍。

        掌控力,顧名思義意在掌握、控制,即在鴿友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內主持、調控、了解和預測事物發展,并通過有效的操作來決定結果。掌控力,是指自己占有、管理、影響之下的事物。掌控力,即是能夠調控事物目標對象的能力,這種能力是對事物的起因、發展、結果的全過程的有效把握,它是“把握中心、駕馭全局”的重要體現,也是一種內在智慧的驅動力,潛藏在每個鴿友的身上,它是“個人能量”的充分釋放與有節奏的展現。

        鴿友的理解力與掌控力,體現在鴿友“孵蛋、育雛、養幼、家飛、訓練、防病、調整、比賽”等一系列主要環節上。賽績是檢驗鴿友理解力與掌控力的唯一標準。

▲阿黛爾油畫:破殼而出的雛鴿生命

        ①阿黛爾油畫:《破殼而出的生命》。

        阿黛爾·雷諾【Adele Renault】,1988年出生于比利時一個音樂世家,2010年畢業于比利時皇家藝術學院。目前,她作為信鴿藝術家生活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阿黛爾喜歡繪制超寫實的鴿子作品,作品精美絕倫,畫中雛鴿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被精致入微的刻畫,作品令人過目不忘。

        阿黛爾精心創作的油畫:“破殼而出”,這是外國女畫家阿黛爾精心制作的一幅油畫。看那精細的筆觸、明暗的處理、破殼的表征、生命的萌芽,體現出藝術家的功力與對賽鴿生命力的領悟,從而使人聯想浮翩,想象出從“鴿蛋—雛鴿—幼鴿”的生命生長的過程:鴿蛋的孕育、幼雛的突破、幼鴿的成長,意味著未來天空的激烈決戰……

        這幅意味深長、帶有生命律動意境、又富有哲學新生理念的“破殼而出”,與本文《合鳥聊齋》之三:雛幼培育緊密相連,反映出當下激烈競翔比賽的邏輯起點。

▲兒童鴿畫:再天真爛漫中抒發愛國熱情

        ②兒童鴿畫:在天真爛漫中抒發愛國熱情。

        鴿子的祖先是野生的原鴿。早在幾萬年以前,野鴿成群結隊地飛翔,在海岸險巖和巖洞峭壁筑巢、棲息、繁衍后代。由于鴿子具有本能的愛巢欲,歸巢性強,同時又有野外覓食的能力,久而久之被人類所認識,于是人們就從無意識到有意識地把鴿子作為家禽飼養。也有的史料記載,早在遠古時代,中國、埃及、希臘人已把野生鴿訓練成為家鴿了。

        由此使人想起比利時的布魯塞爾,迄今還矗立著一位婦女的塑像,她身披古希臘的傳統服裝,張開雙手托著一只鴿子及鮮花迎接游客,讓人們牢記戰爭的不幸,珍惜和平、熱愛生活。鴿子作為和平的使者,也是世界重大盛世中必不可少的重要角色。

        本圖畫的表現與特征是,鴿子飛翔與祖國發展聯動,那花花綠綠的色彩,那陶陶罐罐的表征,那童真無暇的線條,充分表明了中國兒童對祖國的熱愛。優秀的兒童畫《我們愛和平》,其中,鴿子是和平、友誼、團結、圣潔的象征,要它象征著“國際和平年”的標志,就是用鴿子飛翔聯系祖國大地的圖案,象征著人類和平、友誼和五谷豐登。

        其實,對待西方的鴿文化,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但對中國的鴿文化,人們卻所知甚少。作為世界文明古國之一,中國有著悠久的養鴿歷史,鴿子的藝術形象,早在商代就出現了。自唐代開始,又出現了畫鴿子的名家;至明代,不僅鴿子的藝術形象更豐富多彩,還出現了世界上最早的鴿文化專著——《鴿經》;到了清代,又出現了工筆寫真、彩繪極精的鴿譜,為宮廷畫家之作,具有重要的科學價值和藝術價值。作為現代-兒童畫《我們愛和平》則表述中國兒童對祖國的熱愛和對人類和平的渴望。

        賽鴿運動,也應從娃娃抓起。

▲甲骨文“龍”字:與鴿的進化始祖“龍”和華夏民族崇拜圖騰“龍”的內涵聯系

        ③“龍”字:中國甲骨文。

        鴿子象征和平,已成地球人的共識。每逢重大的慶典活動,總少不了鴿子的身影,人們通過放飛鴿子,以表達喜悅的心情和對和平的期盼。

        鴿子,不僅象征和平,還是愛情的使者,被世人稱為“愛情鳥”;鴿子,還是平等的象征,象征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鴿子,由天空勇士化為各有比賽的利器,翱翔在祖國東南西北藍天白云之間。在當今各大城市和農村,飼養鴿子已成時尚:形象優美、性情溫順的鴿子,還內含著極其重大的經濟價值與聲望價值,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和歡迎。

        甲骨文“龍”字,是象形文字,外觀與繪畫的龍十分相像,但更為關鍵的是與鴿的進化始祖“龍”和華夏民族崇拜圖騰“龍”有著極其重要的內涵聯系。

        先講甲骨文。它發現于中國河南省安陽市殷墟,是商朝(約公元前17世紀~公元前11世紀)的文化產物,距今約3600多年的歷史。甲骨文,是中國的一種古老文字,又稱“契文”“甲骨卜辭”“殷墟文字”或“龜甲獸骨文”。是漢字的早期形式,是現存中國王朝時期最古老的一種成熟文字,最早出土于河南省安陽市殷墟。屬于上古漢語,而非上古或者原始的其他語系的語言。甲骨文,具有對稱、穩定的格局。備書法的三個要素,即用筆、結字、章法。從字體的數量和結構方式來看,甲骨文已經是發展到了有較嚴密系統的文字了。

        二講中國文化中的“龍”。“龍”字有著重要的地位和影響。從距今7000多年的新石器時代,先民們對原始龍的圖騰崇拜,到今天人們仍然多以帶有“龍”字的成語或典故來形容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上下數千年,“龍”已滲透了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成為一種文化的凝聚和積淀。“龍”成了中國的象征、中華民族的象征、中國文化的象征。對每一個炎黃子孫來說,“龍”的形象是一種符號、一種意緒、一種血肉相聯的情感。“龍的子孫”“龍的傳人”“龍的國度”“龍的精神”,這些稱謂常令我們激動、奮發、自豪。作為龍的傳人,不能對中國的龍文化一無所知。不了解龍文化,就無法了解古老的中華文明。龍的原形是什么?龍的概念是怎樣形成的?它的形象與文化含意又是如何發展變化的?龍在中國文化中有何影響?這里,我們將通過“龍”字,追尋龍的蹤跡,進入遠古的歷史和龍的世界,去了解、探索龍的奧秘。

        再講“龍”的求古溯源。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龍”的民族文化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已成為華夏民族宗教信仰的一部分。特別是1996年在中國遼西熱河生物群中發現的中華龍鳥化石,從實物角度提供了“龍”曾在古老年代存在過的有力佐證。中華龍鳥生存于距今約1.4億年的晚侏羅世。從化石的體態看,她有著極其優美的體態。稍有一點想像力的人看過她的體態,都不能不與傳說中的鳥中之王的鳳凰聯系在一起。她的脊柱和體表有著流蘇一樣的纖維狀結構,這是羽毛的前身,此時還沒有進化到飛翔功能,主要是保護皮膚和體溫。

        形象優美、性情溫順的鴿子,也是“龍”的子孫后代,它又是東西方文化的寵兒。西方文化把鴿子視為和平、愛情、平等的象征,中國文化則把鴿子視為信義和家庭和睦的標志。而在鴿子的藝術形象方面,東西方的作品也各有特色。

        古老的物證再次表明,中國自古以來都是“龍”興之地,是中華文明的祖國。如今中國有41萬信鴿協會的會員,加上四季分明的氣候和地理條件、優美的自然環境,掀起“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潮,一定會造就人類偉大的文明奇跡,影響著中國以及世界文明的發展進程。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合鳥聊齋》之四:幼鴿生長下一篇:中國鴿人應站在育種的制高點上(育種探究之一)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