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時空的萬德維根系

——記安東· 萬德維根和露茜夫人

        只靠如出一轍的傳承優秀資質無法成為真正的賽鴿。作出此賽鴿的名匠也從被贊 譽為“鴿子魔術師”的父親那里奇跡般繼承了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才能。從父親亞德里安努斯的鴿史上開創常勝神話的半個世紀——到兒子安東手里還繼續延續著這個神話。

        一羽銘鴿徹底改變人生

        亞德里安努斯在1958年用楊·阿騰系血緣極近的優秀鴿子作出罕見銘鴿“奧迪·德法切”。一切均從這一羽鴿子開始。

        同年他在達克斯N僅以一羽參賽立即以第11名獲獎。從此他每年都在大賽中以數名高位名次入圍這一短平快方式屢屢得勝。奧迪·德法切作為種鴿的才能也發揮得淋漓盡致。

        64年達克斯N優勝。73年巴賽羅那N優勝。這期間進入前10名對亞德里安努斯易如探囊取物。他被那些敬畏他的鴿友推崇并稱為“鴿子魔術師”他成就的偉業也只有魔術師才能實現。實際情況是20余年遠程霸王非他莫屬。

        僅純血才具備的超卓遺傳力

        作為競翔家和作出者的亞德里安努斯始終是輕車熟路、游刃有余,但畢竟歲月不饒人。80年代中期接力棒傳到安東手上。

        重走太過輝煌的父親的軌跡。大家都對他信心不足。不過賽事結果和作出結果安東都一掃人們對他的不安。布魯·巴賽羅那、德·佩皮尼昂、布魯·斯特拉爾將海爾和露西來大賽中取得輝煌業績的直系銘鴿不勝枚舉。典型例子當屬88年第一賽季波城(德·塔伯)和馬塞(德·馬塞)兩大N賽事中稱霸。

        進入90年代以德·馬拉松的直子尊·馬拉松為主,德·畢綜、德·歐羅和露西亞的直子尊·路西亞等,常勝系后浪推前浪各領風騷。

        令人吃驚的是這決非出自個體飛翔能力。事實上萬德維根系銘鴿盡數成為銘鴿飼育者。直子多具有雙親同樣的好成績。這才真正是萬德維根父子——他們深諳楊·阿騰的真髓。也就是遺傳力出類拔萃。

        楊·阿騰系如今仍是遠程系的代名詞。想要在遠程出成績就必須摻和楊·  阿騰血脈,各國鴿友對此深信不疑競相伸手求助。雖說是遠程瑰寶血統,分來分去其特色就要打折扣了。

        畢竟是成功例多。與楊·阿騰異血雜交產出無數精英鴿和冠軍鴿。但最強項的遺傳威力無法在這些成功例中傳承。遺傳力再加上鴿友的強項“純血”才是看家的資質。

        迄今比賽重“血統”獨家經營的僅有亞德里安努斯和安東父子。有幸得到楊·阿騰系極近源鴿的極品鴿,再由該鴿得到絕對基礎鴿“奧迪·德法切”真是天賜。但以后半世紀保持純血和洞察揚·阿騰本質的慧眼就只有靠不懈的努力來維系,而這遠非天賜那么簡單了。

        最難辦莫過于理所當然

        堅守遺傳力超強的鴿舍要靠遺傳力超強的父子經營。回想起來亞德里安努斯的超卓絕不可能用魔術這一理由詮釋清楚。遺傳力強和鴿子DNA不在同一個數量級。直追辦事嚴謹的父親榜樣忠實延用父親做法。沒有比在理所當然之前做理所當然之事更難的事了。由此看來這個子承父業竟有些一子單傳的重要意義了。

        譯自《愛鴿之友》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若大將的故事下一篇:燙畫作品《成吉思汗》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