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大將的故事

        前言:及川茂先生育出一羽曾經轟動世界鴿壇的超級大名鴿,即是本文所敘述(以自敘方式)的”若大將號”。此鴿自幼就顯得與眾不同。表現在吃食自控八分飽,在鴿棚內安分又冷靜,喜居守巢箱而不好動,但在出賽時不論遠近,都會在預定的時間內進入鴿主的視線。本鴿系是以近親再近親(即極度近親)交配所生出的,而且不論何種方式的近親都不會育出畸形現象是為其特色。其最成功的交配法是以三代交配四代(即孫鴿配曾孫鴿)最為理想。

        因本鴿系約在30年前曾經轟動臺灣鴿界一段時間,所以有很多鴿友還很懷念,常向筆者詢問有關于本鴿系的來龍去脈。剛好及川茂先生是筆者旅居日本一位僑領實業家謝先生的好友,從而取得本數據,謹在此提供給有興趣的前輩、后進鴿友們參閱。

        及川茂先生為翔道5段,是養鴿時間將近50年的一位老鴿友,同時也是獲得2007年日本皇冠(CROWN)大賞的總冠軍,此外在東日本地區也獲得無以計數的大獎,可說是一位常勝將軍。

        和主人的相遇

        我來自大田鴿棚,在我還是未孵化前的卵時即被送給一位非常喜歡鴿子的高中一年級的少年及川茂君。

        這位高中生從中學開始就經常到我父母的主人鴿棚玩,熱絡的聊著大概是有關于我的話題吧!

        我的父母好像是大田鴿棚最被期待的主要血統之一。

        1965年4月12日我和妹妹同時出生。我的第二個主人即這位高中生非常小心翼翼的撫養著我長大,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起床,傍晚急急忙忙地從學校回家,每天都在固定的時間給我喂食。在喂食之前主人總是會撫摸我,這讓我有些為難。

        之后經過約一個月我離開了父母,作為賽鴿被帶到另外一間稱為選手鴿棚里。才兩、三天的時間我即結識了一些朋友并且可以單獨的進食了。

        妹妹的失蹤

        大約過了一星期,主人就把我和妹妹放到鴿棚屋頂上面,那里的視野非常的好,我們自出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外面的景色。因過度的興奮和新鮮感而讓我們非常想飛上天空。就在那個時候“咣”的一聲,我們驚慌地往天空上飛,待回過神一看,鴿棚已在遠處依稀可見,在無限寬闊的天空中,我和妹妹盡情的舞動著翅膀。前輩們也馬上追了上來,不過大家都飛得很快,所以我們就越來越跟不上了,雖然拼命的想加入它們的隊列,但還是被拉開距離,越來越遠。

        在不知不覺間我也累了,很想要停到鴿棚的屋頂上休息,但是無法像前輩們那樣熟練地降落,于是先降落到附近較高處的屋頂上,然后再從那里飛回到自己鴿棚的屋頂上。終于到達了,就在松一口氣的同時,回頭看看四周,才意識到我妹妹不見了,但我已經沒有力氣再飛了,于是拜托前輩們幫忙找,但是妹妹已不在附近。

        過了三個月,我已長大了,每天和前輩們歡快地在天空中飛翔。有一天主人帶我一起去我父母所住的大田鴿棚。

        據說我是排行第三,老大及老二兄妹聽說在100KM和200KM的短距離比賽時全部失蹤。“這樣的配合可能是不行。”聽到此話讓我真是很不甘心。這些話突然使我干勁十足,我要出賽,絕對要奪得冠軍,以回報我的主人和為兄姐們爭一口氣。

        主人似乎體會到我的心情,所以也對我抱更大的期望,對我也更加謹慎地悉心照顧。

        終于到了第一次的比賽,我的年紀尚輕,來不及在主人所屬的分會開始,而加入附近遲了兩周才開始的聯合會,以大田鴿舍的一員的身份一同參加比賽。

        我是從一個叫佐和的地方與1200羽的鴿子一起被釋放出的。一開始無法判定歸巢方向,在途中既使迷路也拼命的繼續飛翔,急忙地朝主人等待的鴿棚飛去。約持續飛了一個半小時后,平常在鴿棚外熟悉的景色已映入眼簾。不遠處已可看到了我的鴿棚,于是加快速度飛向鴿棚的屋頂。在那里盤旋二 、三圈然后就降落,進入鴿棚一口氣把水喝光。此時主人果然在鴿棚中等著我,但是并沒有馬上要綁在我在腳上的套環(橡皮圈)拿下來。虧我這么得意,還稍稍有點不高興。但是主人比平常多給我麻籽和小顆粒的飼料,所以我馬上就忘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你說我是不是有點實力呢?

        接下來的200KM、300KM的比賽依然如此。大概是期待我能在600KM比賽中有好的佳績表現吧!

        目標600KM  比賽失去資格

        終于等到了備受期待的600KM比賽這一天。我是大田鴿棚的冠軍候補和其它8羽同伴被放進同一個籠子里,被帶到放鴿地點的野地去。這時我心里在想,一定要回報主人對我的期待,所以在籠子里一直無法靜下來。為了抑制這份情緒,就和大田鴿舍的同伴說著主人的事。我的主人好像訓練了各種大田氏的鴿子,比賽成績也不盡理想。這并非值得一提的事,但無法平靜的情緒反而更高漲。

        隔日清晨6點半,鴿籠的門同時被打開,我和大田氏的鴿子馬上就飛散了。和800多羽的同伴在天空中盤旋著,我急忙地尋找鴿棚的方向。此時的天氣狀況并不怎么好。云層厚,陰沉沉的感覺,似乎會下雨的樣子。我只盤旋二、三圈即和15、6羽同伴一起往北方飛去。好像是先鋒部隊。在這之中剛剛已經走散的大田氏鴿也在其中。為了不輸給它們,我拼命地向前飛翔。在來到茨城的上空時,這時部隊已經少了7、8羽。我自已也是很勉強的跟著。但是我一邊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輸,一邊繼續的飛了約100KM。遠遠地我看到了鴿舍,就使盡了我最后的力氣疾飛。終于到達了鴿棚,主人已在等我,水都還來不及喝就急忙拿下我的套環(橡皮圈)。由于太過著急而拔掉了我腳上的幾根羽毛。之后主人很滿意地看著我,高興地說:“你果然還是很快就回來了”。

        果真我的速度是最快的,這場比賽的歸途非常的不容易,當日歸巢的鴿子僅僅只有17羽。我好像比大田鴿舍的其它鴿子名次高出3、4名。

        然而,我的腳環因是日本傳書鴿協會的,而這次所參加的是日本賽鴿協會主辦的比賽(日本的鴿會分為日本傳書鴿協會和日本賽鴿協會),所以結果即以失掉資格處理。我和我的主人都感到非常的遺憾。但主人隨即鼓勵我說,兩星期后的500公里比賽是傳書鴿協會主辦的,到時再去參加,要加油。隔天即馬上又展開特訓。

        第一次的配偶鴿

        我在500KM比賽的前一周喜歡上了一羽非常漂亮的鴿子(之后創下500KM、700KM紀錄,命名為”理想號”)。主人也贊成,就送給我們巢箱當作禮物。我們在巢箱里從早到晚進進出出快樂地生活。不久妻子好像懷孕了,拜托我去找一些稻草來。我就去把鴿棚里的羽毛和稻草搬到巢箱里。但是就在快完成筑巢工作時就必須和其它的同伴去參加比賽。因為擔心妻子,使得我不太想去參加比賽,但已經被關進籠子載到放鴿地點盛岡。到達盛岡的隔天早上,給水、喂食后即馬上放飛。我很掛念著妻子,所以急忙地朝位于南方的巢地飛去。結果還算不錯,得了第三名。

        之后過了大約一星期,兩顆蛋生齊了。才抱孵三天,主人又要我去參加比賽,這次是600KM。10月的某一天上午六點,一同放飛。這里以前曾飛過一次,所以我能很快捷地判定方向。途中幾次都是熟悉的路線、晴朗的天空,因此心情愉快地飛著。

        飛了七個小時五十分 我終于來到鴿棚的上空,急忙降落沖進巢箱里。令我吃驚的是出去比賽之前還在的兩顆蛋不見了。這時的我非常的失望,管他比賽的成績是否優勝,現在的我并不在乎。(此顆蛋后來成為1000KM比賽第一名的“M若大將號”)被稱作是種鴿的鴿子們一般是不需參加比賽,平常也是過著養育小鴿的快樂生活。看到這些同伴真是讓我羨慕的不得了。作為賽鴿的孤獨感在這時候的感覺特別強烈。

        被命名為若大將

        過了年,已可感覺到春天的氣息。我照常參加比賽。100KM第10名、200KM在2000羽中是綜合第五名,經常都是在先鋒部隊里。春季比賽也是100KM第10名、200KM22名。300KM創下當日的紀錄。500KM得第13,皆順利地歸返。

        終于到了600KM比賽。我當然也參加了。和往常一樣 放鴿地點是在野地。主人似乎對我的表現頗為期待,于是為我下了賭金。然后對我做了記號。在被做了記號的同伴里最快回來的就可以得到獎金。當然我當時的狀態是相當好,很有自信可以贏過其它的鴿子。況且又是自己熟悉的野地。

        1966年4月15日上午六點放鴿。是個晴朗的天氣。對于像這種好天氣下比賽所能發揮的分速是有絕對的自信。我只在天空盤旋二、三圈即馬上找到歸巢的方向。對這一帶的地形我已經很熟悉,因此沿著太平洋的海岸線低飛。不久飛越過松島、富岡、東海放鴿路線的上空。這時候在一起的同伴也一一逐漸消失蹤影,可能又是我一路領先了。終于又到達鴿棚。主人趕緊把我喚進來,才剛進入就被胡亂的抓住,急忙的把套環取下來。時間是八小時十五分二十秒。以每分鐘(分速)1179.835m的成績獲得冠軍。

        就這樣,我在600KM連續兩季獲勝并創下紀錄。

        同時,我被命名為“若大將號”。意思是“年輕的大將”。

        之后不到一個星期又迎來新的比賽,這次的比賽是全國性且參賽者非常多。這個比賽的天候并不佳,更何況是初次越海比賽。有幾次都想要降落到別家的鴿棚去要吃的。但想到在等著我回去的主人,讓我不得不繼續努力。第二天的傍晚,終于回到鴿棚。此時的心情就別提了,主人并沒有在等我。結果卻是我的巢箱被別的鴿子占去了。于是對那羽鴿子遷怒、發脾氣,就這樣打了起來。過于激烈的吵鬧聲音引得主人上來一探究竟。

        主人一看到我說”果真是你回來了”。隨即把那羽鴿子關進籠子后,拿了一堆飼料慰勞我。可能是主人曾在屋頂等過我,但看天色漸暗于是就放棄等待。主人如此拼命的等著我讓我高興得疲勞都消失了。天候不佳的情況下得到第四名、并非以很滿意的成績結束了當年春季的比賽。

        600KM會三連勝嗎?

        炎熱的夏天將結束,終于到了秋季的比賽開始。這時的我已經停止幼鴿時期30KM、70KM的短距離訓練,而是一口氣從100KM開始。盡管如此,100KM已經是我所習慣的距離了,而且短距離也是我喜歡的,所以經常能得獎。

        200KM、300KM順利的結束。終于到了放鴿地點的野地。這里是我最拿手的放鴿地點,所以我有絕對的自信。當然主人也希望能夠三連勝才再鼓起勇氣讓我參加的。但不知是什么原因,無論我怎么急就是提升不了速度,越急只是會更累而已。沒有辦法,只好照自己的步調繼續飛。結果是第九名,無法達成三連勝。主人看著無法得勝的我,推測失敗的原因。上一次獲冠軍時通常100KM、200KM、300KM、500KM、600KM每次都會參加。但是這次是從300KM直接跳到600KM出賽的。這四星期間只是普通的棚外活動,如今想起也感到有些吃重。主人懊惱,如果想要贏,至少安排一次或兩次30KM、40KM的訓練就好了。

        我本屬于用在連續比賽狀態會比較好的那一類型,到目前為止只要是比賽幾乎都要參加,更不用說參加中間比賽也能拿到前幾名。

        像是在證實我說的話一樣,正月的中間比賽開始了。結果是100KM第二名、150KM第四名。這時候我要是在短距離必定會飛在前面并迅速的歸巢。但是因為不喜歡剛進鴿棚就被胡亂抓住,總是會在鴿棚屋頂稍作休息后才再入鴿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100KM、200KM短距離比賽里一次也沒有拿到冠軍。

        1000KM當天贏得汽車

        第二次的春季比賽開始。如往常一樣依然是100KM、200KM、300KM、500KM、600KM進行比賽。終于到了700KM的比賽。實在是不擅長700KM,去年的比賽是第二天的傍晚才歸返。為此留下了一個不良紀錄。為了不重復第二次的失敗,我跟主人鼓起精神參加。結果我是在隔天的一大早歸巢。也不知是幸或是不幸,這次真是參加了一場艱苦的比賽。

        最近我的第一個孩子(”M號若大將號”1000KM第一名)已經是200KM第二名,壞天氣500KM得第十六名,700KM列為最佳紀錄,使得我的血統也受到很高的評價,連我自己也是600KM兩次冠軍,700KM兩次最佳紀錄,主人猶豫著是該讓我參加1000KM比賽還是當種鴿。

        主人推斷我在本季100KM至700KM 的狀態,決定只要多數情況狀態不錯就有自信參加。

        就在比賽前,來了一羽母鴿。非常的漂亮又溫柔,我一眼就喜歡上了。之后度過每天以母鴿為中心的日子,就這樣過了兩星期,出生了一顆蛋(即是后來的”精英若大將號”)。就在抱著卵的第三天,就是我參加1000KM比賽的日子。我從沒想過在這個時候出賽會讓我這么討厭。

        隔天從羽田機場被載到羽幌的陌生地方。在飛機內我只是想著母鴿和蛋,想快點回去。隔天(1967年5月16日)天還沒亮,從司放員騷動的聲音看來,好像是今天早上就要比賽了,正在聯絡到東京沿途的氣象信息。不久我和同伴的籠子和其它所有的籠子對著東京的方向排列著,然后喂食、給水。此時我一直掛念著留在鴿棚里的母鴿和小孩。

        早上四點三十分,138羽一同放飛。我心想太好了,因為這正是我最擅長的高云層的陰天狀況,分速1100m~1200m左右即可分勝負的情勢。果如我所料,我就這樣順利地飛著。大約飛了300KM 左右,來到了我不擅長的大沼公園上空。不過這里曾是三星期前放鴿的地方,所以不要緊。一路往南飛,看到了津輕海峽,這里只要稍微下雨海上就會起風浪,即使雨停了也會有濃霧發生。幸好今天的天氣晴朗,很快地看到了對面的本洲半島。我在幾乎碰到海面的高度飛行,一口氣到達本洲。我沿著太平洋海岸南下。不一會兒就是4號國道和6號國道的分界點,到達宮城縣巖沼的上空。

        在這里通常在天氣不好視線不佳的時候, 我會在6號線和海岸間以Z字型飛行。但是今天的天氣很好,鴿棚里有等我的妻子和小孩,就這樣沿著直線的4號線想要早些歸返。這一個路線感覺是穿過山岳間。在這一帶一起出發的138羽后來分成幾個團體。我似乎是這其中的第一個團體,和兩、三羽同伴一同繼續往南飛。途中也有口渴到下面去喝水的,有肚子餓而到路旁的稻田找食物的。我也幾次想休息一下,但想到妻子和小孩,就一心只想趕快飛回家。不知不覺太陽開始西下,這時遠遠地依稀看到了自己的鴿棚。我覺得心中一股熱氣涌上來,眼前可能因為眼淚有些模糊。急忙地降落鉆進我的鴿棚,先喝口水再進到巢窩里。沒想到出賽前一直抱著的蛋又不見了。問妻子這件事時,說在我出去比賽的時候被主人拿走了。聽到這話我相當的憤怒。可能是疲勞和加上過度的憤怒,我就這樣睡著了。

        下午七點的時候,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是主人。主人似乎沒有發現我已經回來,就在鴿棚里到處環視著,我因為蛋被拿走的事所以裝做不知道,待在最上層的巢箱里。終于主人看到我了,吃驚地抓住我。難以置信的走到明亮的地方確認我腳環上的號碼,好像是相信了,于是走進屋內拿鴿鐘,然后摘掉腳上的套環,紀錄時間。(下午7點6分56秒)

        主人看著我說:”你果然當天就回來了。”他驚訝又高興地盯著我看。原來是1000KM當天歸返在日本鴿界歷史上只有三次(1958年、1959年、1961年)、這是隔了6年來的第一次。這場比賽稱為“王子杯”,在日本最快歸巢的會送給鴿主一部汽車。主人帶著我到報到處去,打開鴿鐘。那里有許多飼主都聚了過來,從籠子外盯著我看,交談著。我已經精疲力盡還被帶到這里來,拼了命趕回來的代價就是這樣嗎?讓我不得不討厭起主人。

        比賽結果是我榮獲1000KM當天全國綜合冠軍,獲得一部汽車和羽幌最高分速獎的大獎杯。從那之后我身為賽鴿的生涯就結束了。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是只要和母鴿一起在狹窄的箱子里生蛋,然后撫育子鴿而已。之后馬上和妻子分開被帶回故鄉的大田鴿舍,作為種鴿過著每一天。直到11月初的時候,終于我的主人來接我了。我高興的以為又能夠跟以前一樣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飛翔,但是又被關進狹小的房間和另一羽新的母鴿(巖田456號)配種。

        每次望著天空,待在巢箱里的我就會想起展翅在天空飛翔的選手生涯。

        在昭和43年6月的時候我被和母鴿分開,關進以前選手鴿的鴿棚里。

        當初在一起的同伴幾乎都不見了,都是沒見過的年輕鴿子。但是只要我可以再自由的飛翔就特別的高興。

        一如既往地一早就在棚外飛翔。我和30羽左右的同伴興奮地向外飛去,飛翔在久違的天空下。和那些年青的鴿子一起左沖右突地上下翻飛。我也是許久沒有在棚外活動了,于是有時也跟著玩了起來。這下面布滿了電線。前面的鴿子好不容易閃開了,但是不湊巧的飛在后面的我,反應太遲鈍以至于撞個正著掉了下來。就這樣掉在冰冷的路面上,我賽鴿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

        回顧我的青年時代,隔三差五地出賽或是從來不間斷的訓練,重復著放飛、歸巢、再放飛、再歸巢的刻板的生活。

        但是身為賽鴿,我盡全力地生存下來,是讓我驕傲的。我的子孫也承擔起比賽任務,期望下一代永遠不愧對”若大將”的名號,好好發揮,在鴿史上留名。

      (未完待續)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賽鴿的鑒賞與選育訪談(二)下一篇:燙畫作品《成吉思汗》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