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鴿的鑒賞與選育訪談(二)

        我們將分五部分介紹幾位權威育種專家,在育種和血統引進問題上的看法。

        大學足球隊往往是優秀的新成員擁有最傲人的訓練成績,這并非偶然。同樣,你有越多的育種選擇,你就離成功越近。鴿界的精英們,無不是優秀的選種家,出色的實踐家。

        在賽鴿的競翔中,你不一定要選拔出色選手,而是選拔種鴿,他們能作育出能幫你打拼天下的優秀選手鴿。但你的種鴿隊伍你怎么組建的呢?我們就此采訪了幾名經驗學識豐富的育種家。在這五部分連載中,我們將從不同方面闡述他們關于選種的技巧,是否他們認為其中某項很重要?有多重要?

        我們的采訪對象:(按字母順序)

        愛萊克斯·貝奇:經常在海灣地區城市聯賽(Bay Cities Combine)競翔并成績斐然,他是本文摘的撰稿人,自己進行過育種試驗,曾作為全美的鴿評人。還階段性的參觀和參加運作歐洲的一些賽事。

        瑞克·馬蒂斯,美國最知名的信鴿狂熱者之一,大陸育種局的所有者,在美國頻繁演講。經常在達拉斯,偶克拉河馬城和比利時競翔。每年,他都會去一次荷蘭和比利時,去引進冠軍鴿,優秀鴿。

        托尼·麥璐奇:先前,他來自羅德島洲,在那里他以遠距離成績著稱,特別是新英格蘭野外賽。他享譽全球,有時很多歐洲信鴿狂熱者們準備引進新血統時,都愿意向他咨詢。

        比爾·理查德森:1973年,他十一歲的時候就在南加利福尼亞州,康射斯山開始了他的比賽生涯。小小年紀已經贏得了許多聯賽的獎杯。青年時期賽績也很不錯,到1993年,甚至贏得了全美大獎和AU總統杯。他交游甚廣,甚至經常去海外鑒鴿。當然,他也是本雜志的支持者。

        弗萊地·瑞維拉:Florida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很有真知灼見的鑒鴿師演講師,他不僅來往于50幾個州鑒鴿,還收到過墨西哥與加拿大的邀請。

        麥克·史密斯:東部聯賽的實力選手,在全美乃至中國都有豐富的鑒鴿經驗。

        問:我們之前的討論幾乎涵蓋了所有的特征部位,你認為在這些身體部位里分別有哪些要點值得注意?

        【身形方面】

        愛萊克斯·貝奇:梨型身材比較好。

        瑞克·馬蒂斯:我不象以前對鴿子的體型那么挑剔了,特別是對雄鴿。如果鴿子贏過比賽,那就不能說它體型不夠格。雄鴿的體形是蘋果型還是蛋形我不介意,說到雌鴿,最好還是有一點點蘋果體型,稍微長一點為好。我僅僅對雌鴿有嚴格些的標準,不過不論雌雄它們最好都是中等體型。

        比爾·理查德森:像運動員一樣,好鴿子體型可能是各異的。一些信鴿愛好者培養的鴿子涵蓋許多不同體型,而有些則專門作育特定體型。就個人而言,我比較喜歡一定重量級里最為強壯的那只,這就是為什么我喜歡小一點,輕一點,肌肉輕而強勁的鴿子了。相對于蘋果型我更喜歡稍微長一點的。

        弗萊德·瑞維拉:我看的是鴿子的體型種類,而不是身段形狀,體型當然不止一種,這取決于鴿子的品系。所以我覺得這和人類是很像的。人種分高大的,和矮小的;家庭也有人高馬大類型,或著短小精悍類型。加拿大的鴿子都很大,但加利福尼亞州和佛羅里達州的鴿子卻是中小型的,你要選擇你的地域內合適的體型。從前斯塔薩特斯(Stassarts), 貝斯汀斯(Bastins), 布利克斯(Bricoux), 法布瑞斯(Fabrys)是我的競爭對手——這些就是多年前的巨型賽鴿,大翅膀,大身子,但是它們已經被潮流淘汰了。

        多年前的美國,飛的是盒子鴿——我不喜歡它們方形盒子的模樣。就像是多年前雙驅動飛機。而我們現在不用它們了,如今我們開始用光亮迷人的噴氣式飛機。我喜歡從頭到尾順暢無棱的鴿子體型——肱骨不能過長——我不想過多棱角拖累了鴿子的飛行速度(梭型的鴿子就是一個這樣例子)。現在在比利時,鴿子的身材縮小了很多,而加拿大似乎還是熱衷大鴿子,可能是天氣原因,也可能是大鴿子手感更不錯吧。

        麥克·史密斯:我更喜歡有較深龍骨的鴿子,而后背線條以緩和的角度慢慢滑向尾端。龍骨的末端則盡量接近恥骨,當然也不能連得太緊。

        【平衡感】

        問:可不可以講述一下什么是平衡感,您是怎么鑒定平衡感的?

        愛萊克斯·貝奇:需要看頭到尾體重的平均分配。鑒別技巧是靠積累經驗和感覺的。

        瑞克·馬蒂斯:手中握鴿時,鴿子應該十分符合你手的弧度,不會有頭或尾一段偏重的情況。把握的關鍵點就是鴿子不能頭部過重,若只是頭部稍重,那這個鴿子僅適合短途比賽。

        托尼·麥璐奇:鑒賞鴿子身形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平衡感,鴿子的體重。這些因素是因鴿子大小而異的。大鴿子比一般的鴿子要重一點,特別一些。

        比爾·理查德森:在科學上的平衡和良好的平衡感(鴿子可接受的平衡度)上,人們有很多誤解。極少的鴿子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體重平均分配,而且有也很少能遺傳過孫代。所以鴿子精準的平衡是巧合而不是作育的功勞。這種平衡就是所有身體部位都極其標準的長在同一只鴿子身上。不幸的是,這種“裝配精良”的特點被另一個定義取代了——那就是良好平衡感。體重均勻的鴿子,重心更低,較平常的鴿子向后部移動了一點。所以握鴿時,它的重心傾向于落在食指和中指上,而不是通常的無名指和小指。而“平衡感良好”的鴿子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優秀鴿舍里。體重均衡和平衡感良好不同在于,平衡感良好在某種程度上仍是種不平衡,因為它的重心前移了。說到平衡感好,小型鴿子比大鴿子有優勢多了,因為體重輕,不會加劇這種不平衡。

        弗萊地·瑞維拉:我不喜歡前部或后部比較重的鴿子——他應該均衡分布體重,而使其中部平衡。對我來說,平衡感意味著鴿子身體每個部件都按完美的比例結合起來。

        麥克·史密斯:平衡是一個點,鴿子身體各部分達到完全和諧的一個點。舉個例子說,鴿子的龍骨和恥骨,不能太接近,也不能離太遠,平衡感,明確反映了對于鴿子各方面的要求是否達到了。

        【骨骼結構(包括龍骨,恥骨)】

        愛萊克斯·貝奇:龍骨應該強硬,龍骨過軟的鴿子我不會用它來育種的。

        瑞克·理查德森:我希望雌鴿龍骨是適宜的,不太深也不太淺。而雄鴿的可以深一點。我不在意恥骨是薄是厚,但龍骨太薄我卻接受不了。我也不喜歡短小的鴿子有著深深的龍骨,看起來像個球的樣子。我不喜歡人們用按壓的方式鑒賞鴿子的骨骼結構,更不喜歡他們對我的鴿子這么做。如果一些人來我這按壓鴿子、傷害它,那他還是去別處買吧。我不像以前那樣癡迷于緊實的恥骨了。我是看到恥骨結構完美的鴿子拿冠軍了,但是也看到過恥骨結構不怎么好的優秀家族,比如說萬德維根(Van der Wegen)就是這樣的,但他是世界出色的遠程品系之一。

        托尼·麥璐奇:我不相信龍骨薄厚對鴿子真有影響,他取決于鴿子本身的大小。我喜歡直一些的龍骨,龍骨有起伏則是種病態。

        比爾·理查德森:一身重骨頭和強勁的骨頭是有區別的。我呢,喜歡骨骼強韌的,因為他分量上比較輕。適度的摁壓下,骨頭應該不會彎,哪怕是小一點的恥骨也應該保持一定的硬度,龍骨在向里彎曲之前要有向下彎曲的弧度,然后它們再在尾端相接。他們的形狀是不是貌似可以裝下一只蛋的凹槽?沒錯!用手指試試吧!龍骨末端和恥骨之間應該有一指的距離。而恥骨不應太松動或者太僵硬。

        弗萊地·瑞維拉:從骨骼結構開始。有的品系龍骨很深,而有的品系則帶著淺的龍骨。龍骨還是越長越好的,因為龍骨長了肌肉就有附著的空間了,而不會像龍骨短的那樣長得過于緊湊。龍骨的厚度呢就靠家族遺傳了,這和它的品系息息相關。龍骨這個骨骼結構代表著家族,而不管龍骨是長是短,上面必然要附著勻稱的肌肉。我喜歡恥骨比較緊的,恥骨和龍骨的距離為一指,適度范圍內,距離越短越好。

        麥克·史密斯:龍骨可能是人們在鑒鴿中唯一有參考價值的骨骼。我不喜歡鮮明的龍骨,這并不是說我認為骨骼沒價值,而是覺得更為重要的是龍骨周圍簇擁著它的堅實的肌肉。若扒開鴿子腹部的羽毛,你會發現龍骨相當的脆弱,是周圍的肌肉支撐了腹部,托住了龍骨,造就了鴿子結實緊湊的手感。

        肌肉

        問:能否說一下您理想中鴿子的肌肉是什么樣的?有哪些重要因素?

        愛萊克斯·貝奇:我不大看肌肉,我更喜歡平衡感良好,個性突出的鴿子。手握雌鴿能很好感受他的肌肉,因為它們緊密排列在龍骨兩側。若是雄鴿,肌肉藏的有些深,不容易感覺到,但不論如何我喜歡柔韌的肌肉。肌肉僵硬不是飛不出成績,即使有也很少。你買的若是帶賽績的鴿子,就不用在意肌肉是什么樣的了,它們毫無疑問有著一副好肌肉。

        托尼·麥璐奇:我握過肌肉飽滿的鴿子,也握過一些周身沒有多少肌肉的鴿子。但它們賽績都很突出,所以我覺得肌肉是無足重輕的要素。這就像一場戰斗,肌肉豐滿的是好戰士,而沒有太多肌肉的,像Sugar Ray Robinson也是好戰士——他們只不過使肌肉類型不同罷了。

        比爾·理查德森:人們有一個誤解,肌肉越多就越好。然而,盡管肌肉豐厚的鴿子讓人過目難忘,它仍然有一個體重過重的弊端。可能用鴿子飛的距離來衡量他的肌肉量是個聰明的做法,但鴿友們還是要自己適時反省自己,是否在肌肉上下的功夫過多。經常飛順風的鴿子的肌肉不如飛逆風的鴿子多。盡管很多優勝鴿肌肉都很結實,但事實證明大型比賽中成績穩定者肌肉是比較柔軟的。肌肉強硬有力決定了速度不凡,但同時也易疲勞,難恢復,周賽和遠程賽對他們來說是不利的。而柔軟肌肉釋放能量慢,不易疲勞,恢復機能良好。

        弗萊地·瑞維拉:胸前的肌肉有三層,而層層都需要充盈,柔順,潤滑,以適應遠距離飛行。如果肌肉條件良好,鴿子背部便會強勁,尾羽也會疊為一羽寬。背部的有力會帶動足部蜷縮到位,足部蜷縮到位才不至于成為鴿子飛行的負擔,達到冠軍鴿的速度。鴿子胸部每邊各三層的肌肉,一共六層。這些胸肌貫穿前胸后背,吃雞肉的時候,可以從胸骨切斷,觀察這些肌肉是怎么長得。也有一些鴿子是兩邊各有一層肌肉的。至于質地,肌肉飽滿而柔軟比肌肉堅硬要好。龍骨深,呈V字形的鴿子不宜留種。但是它若龍骨兩側肌肉飽滿,整個鴿子就像一個精巧緊致的鴿子的放大版,那么,就是它,擁有我們所尋找的完美肌肉類型。

        麥克·史密斯:賽鴿的胸肌可能是所有鳥類中發展的最完善的。鴿子的兩對胸肌,牽動了鴿子翅膀的上下運動,它們就是產生上下抽動力的胸肌,這兩對肌肉的韌性和力度決定了鴿子穩定的飛行速度。

        【翅膀】

        【主羽,副羽,肱骨,緊實度,柔韌度】

        愛萊克斯:第8,9,10根羽毛尾端不能太尖利或者太寬。還有,頂級的中遠程的鴿子肱骨都比較短。

        瑞克·馬蒂斯:我從前會關注鴿子的翅膀,現在不會了——注意力不再局限在這個方面。也不再認為翅膀與鴿子的實力密切相關。所以我不在乎翅膀寬度和長度。若鴿子贏過一個賽季以上,鴿子翅膀怎么樣又如何?我的經驗也告訴我,翅膀過緊的鴿子不容易撐過連續的賽季比賽,所以我一般不會選緊翅膀鴿子。

        托尼·麥璐奇:我覺得優勝鴿翅膀類型可能各異,所以我不覺得從翅膀能夠看出什么來。不過我的確喜歡松弛一點的翅膀,它的翅膀會攤開在你手里,仿佛在告訴你:我就是遠程飛行員!

        比爾·理查德森:我們都知道,翅膀是速度,動力(推動力),滑翔,上升的來源,于是很不幸,鑒定翅膀變得復雜了,因為我們要考慮到以上各個方面。如果把這些方面看成一個有機體的話,鴿子和鴿子確實大不相同,但是他們總是殊途同歸的完成同樣一個飛行過程。因為翅膀一分鐘會拍動很多次,所以飛行動作中每一幀細微的不同都可能大大的影響鴿子能飛多遠,多快。

        弗萊地·瑞維拉:擁有好的肱骨是很重要的。飛行動作是劃槳一樣類似圓形的運動,不僅僅是上下的運動,所以它必須要有一個柔軟的靈活的翅膀——你聽不到它啪啪拍翅膀的聲音,展開翅膀它也不會迅速收回。我喜歡長長的翅膀,第4、5、6根主羽要盡可能的寬,這幾根主羽承擔了飛行中很大的浮力,如果它們不夠寬,鴿子就容易疲憊。而第7、8、9、10根主羽,窄一些,并且有縫隙,這種鴿子則適合飛遠程,若最后這幾根主羽寬厚緊密,不易漏風,那它就適合近距離比賽啦。試想你坐在一只小船里以手為漿向前滑行,手指緊閉的時候,你前進的速度會比較快;當手指張開一點縫隙的時候,水會穿過手指,你的速度勢必減慢,但你會滑得更久,因為阻力較小。這就是為什么最后幾根主羽密不透風可能給鴿子一定爆發力,但也讓它更易疲勞,不適合遠程比賽。

        麥克·史密斯:傳說中的“萬能翅膀”是這樣的,根部較短,末端主羽修長、略有縫隙。我不是非緊翅膀不要,但和那種把翅膀攤開在你手里的那種鴿子相比,我還是喜歡翅膀拉開迅速收緊的鴿子。

        羽毛

        愛萊克斯·貝奇:頂級的鴿子一定要有柔軟細滑的羽毛。身體狀況不良,過多陽光直射,和飲食結構的問題,都可能會影響羽毛的質量。

        瑞克·麥璐奇:如果說有一個特點能真正反映一只鴿子是否具有選手鴿素質,那就是羽毛。不良喂養可能會影響鴿子身體的很多方面,不過普通喂養狀況不會影響太多。如果你去后者的鴿舍,發現一些鴿子羽毛遠比另一些柔軟,它們很可能就是良好的選手鴿。選手鴿中羽毛柔軟的比例是很高的,尤其遠程賽鴿,比例更驚人的高。

        托尼·麥璐奇:我喜歡絲綢般柔滑的羽毛,沒有這一特點的通常作育和競翔都差強人意。而好鴿子在手總的感覺就像時刻會滑脫。柔滑的羽毛也反映了良好的健康狀況。

        比爾·理查德森:羽毛的質量是由基因,健康狀況,喂養情況決定的。鴿粉的質量決定了羽毛的質量。顯性羽色和顯性紋理的賽鴿鴿粉也更多。三種基本羽色紅色,灰色,棕黑色中,紅色為顯性羽色:四種基本紋理中,斑格為顯性紋理。而其它比如灰棱都是隱性紋理特征。從長遠考慮,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隱性羽色結合會減弱羽毛的質量。若有可能,鴿舍內一定留一羽黃眼紅斑格鴿子,以保證棚內顯性花色基因不丟失。羽毛的保健,在于每周給鴿子洗澡,飼養上要給與少量亞麻籽。亞麻富含Ω3脂肪酸,幫助分解許多谷物中普遍含有的Ω6脂肪酸——一種讓羽毛脆弱暗沉的物質。

        弗萊地·瑞維拉:我希望它們柔軟致密,因為,這樣各自在飛行中的阻力就會相應減少。

        麥克·史密斯:羽翼,是鴿子長期健康狀況的標志特征。健康良好的鴿子,握在手里應該柔軟滑膩。 

        頭部

        比爾·理查德森:盡管頭部形狀各不相同,但大體上可分為兩大類別,一種是有棱有角的(啄木鳥型),另一種是偏圓潤的(鴨子形),啄木鳥型雙目視力良好,而鴨型則有益于單眼視力。啄木鳥型頭部更有利于在緊急情況下做出反應,鴨型頭部則有利于歸巢。喙線對飛行中的實現來說也是很重要的。眼睛的位置應該在頭部較上方,這樣喙線就會通過瞳孔的下部。喙線應該強壯,筆直(短些最好),喙線最好不要下垂(保持微笑形狀)。一般來講,強健的喙說明了骨骼的強勁,而且有益于頭部形狀保持,硬朗的頭部線條可能會遺傳一代又一代。

        麥克·史密斯:我承認多種不同類型的頭部形狀都有可能取得成績,但我自己偏愛寬腦袋,眼睛位置靠上的鴿子。

        喉嚨

        愛萊克斯·貝奇:如果你對鑒鴿有一定了解,你就會知道喉嚨是選擇種鴿很重要的一個條件。百分之百的黃金種鴿喉嚨條件都可圈可點。可能別的身體部位需要時間慢慢發育,但是喉嚨,卻是在26天大的時候就可以給你提供依據——針對哪個可以成為超級種鴿。喉嚨有很多方面是需要考量的,包括健康狀況。喉嚨后部兩片覆蓋物的間隙線應該窄而直。喉部中央的氣孔不應開口太大,至于喉后部向大腦輸送氧氣的靜脈,許多黃金種鴿都清晰可見。健康賽鴿喉嚨是粉紅的,而不是深紫色。

        瑞克·馬蒂斯:從前我經常觀察鴿子上顎和喉嚨,但現在不常這樣了,即便是看,也是檢查鴿子是否有潰瘍。我也知道些關于舌后側裂口,靜脈,上顎等等部位的學問,但我現在覺得它們無關緊要了。

        托尼·麥璐奇:我知道很多出色的鴿者都賦予了喉部不一般的價值,但是就我而言,我是不在意各鴿子喉嚨如何的。

        比爾·理查德森:上顎應當呈粉紅,沒有黃色鴿痘也沒有潰瘍的痕跡。口腔壁也不能有暗紅,暗紫的血絲,嘴角也不應有硬皮(若有哪項不合格,我毫不猶豫的淘汰掉)。舌應該為粉紅色,打開嘴時,舌跟著翹起。裂縫應該微微打開,氣管口薄而呈橢圓形。整個口腔為飽滿的粉色;深紅,亮粉,或帶白斑的粉色都是不好的。

        弗萊地·瑞維拉:我格外的關注一點:裂縫的形狀。若它太大,則呼吸過多的氣體造成負擔;若過小,又會氧氣不足不得不張著嘴飛行。我喜歡的喉嚨,底部是比較寬的。

        麥克·史密斯:我覺得喉嚨是個無關緊要的部位,也實在說不出氣管后部靜脈的不同大小形狀分別有什么價值。我只希望我的鴿子,氣管口窄一些,但又不會引起呼吸費力就可以了。

        【體型大小】

        愛萊克斯·貝奇:我們都知道優秀選手鴿,優秀種鴿,什么樣的體型都有可能。我自己喜歡的是中型鴿子。

        瑞克·馬蒂斯:我喜歡中型鴿子,不要太大不要太小。慕利門的鴿子太大了,漂浮感不好,也沒有運動靈活性。這都源于它們身體太重了。

        托尼·麥璐奇: 鴿子越大,他飛起來會越辛苦??

        比爾·理查德森:賽鴿競翔沒有絕對完美的身材。對我來說,判斷一種身材好壞取決于鴿子身體其它特征,力量/體重比率,還有鴿者參加比賽的類型。

        弗萊地·瑞維拉:我養的貝卡爾特(Bekaerts)的鴿子普遍偏小,所以我引進鴿子的時候進場選擇中等偏小型的,絕對不引進同樣小身材的鴿子,作育時以大配小。

        麥克·史密斯;大鴿子成熟較小體型的鴿子慢,幼鴿賽中歸巢率也不如同棚的小鴿子高。不過說句公道話,我發現我棚里很多頂級種鴿都是大體型鴿子,遺傳體型很容易——這也成了我一個頭疼的問題。

        【活力精神】

        (編者注:20世紀90年代,荷蘭人皮特·迪威德游歷美國,遍賞名鴿。他總是會捏住鴿子的喙,看其是否會拼命甩頭以掙脫束縛,他說,這是個檢驗鴿子活力與精氣神的好辦法。)

        瑞克·馬蒂斯:我也會拉拉鴿子的嘴,習慣了而已。我當然喜歡充滿斗性的鴿子,充滿斗志當然好,但這不是硬性要求。

        托尼·麥璐奇:我憑感覺。皮特·迪威德那個廣為流傳的鑒鴿動作,我從來不做。

        比爾·理查德森:有活力的鴿子握在手里便感覺他生機勃勃。有的會掙扎震動,有的動作迅速,有的對各種摁壓格外敏感。你捏住它的嘴時,它會拼命掙脫,這種鴿子意志最為堅定,惡劣天氣最不容易丟失。

        弗萊地·瑞維拉:我有時用皮特·迪威德先生那個大眾的手法,不過并不是非這樣做不可的,我覺得這樣做意義并不明顯。

        麥克·史密斯:毫不疑問,鴿子的活力是很重要的。許多鴿友捏住鴿子的嘴測驗它的抵抗程度這不會是徒勞。當然,我也見過另外一些鴿子,握住它的時候不怎么反抗,幼鴿賽也成績不佳,但后來它的優勢才發展,表現出來。我更多是結合棚內觀察和握鴿感覺一并對鴿子作出判斷。以我的經驗,棚中最好的選手鴿不論從哪方面都不容置疑。

        問:超級賽鴿出現的概率是多少呢?是種鴿還是選手鴿與您的鑒賞標準偏離較遠?您對鴿子種種期望表現在種鴿身上的多還是選手鴿?

        愛萊克斯·貝奇:超級賽鴿出現實屬不易。我很少挑選什么選手鴿,不好的比賽就為我自然淘汰了。我有過鴿子握上去感覺差極了,但時不時會得個獎,讓人大跌眼鏡。

        瑞克·馬蒂斯:均有10%的偏離吧,這讓我頭痛不已,一只鴿子可能各方面表現突出,但某些部位我可能不很中意。比如許多不錯的品系,恥骨都不是很好。

        比爾·理查德森:很多時候,所謂的優勝鴿距離我們的標準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因為它們說不定是以天時地利取勝的。而冠軍鴿和黃金種鴿就不一樣了,一只鴿子沒有穩定優異的表現不可能稱之為冠軍鴿,不能穩定作育出優異后代也不可能稱之為黃金種鴿。這兩種鴿子很少偏離我的標準,因為我的標準就是根據他們而定的。

        弗萊地·瑞維拉:大多數鴿子還是不偏離我的要求的。完美的鴿子畢竟少見,身體素質良好的鴿子還是不少的。

        麥克·史密斯:超級賽鴿對我來說需要擁有速度,耐力,和恢復力。聽到這個詞,我腦海中想到我的兩羽鴿子:一個是信使,他贏過六場比賽,最遠的300英里,就像個氣勢洶洶的狩獵者。他本來可以成為超級賽鴿的,但是我再也沒讓它去飛遠程,因為我的經驗是近距離鴿的爆發力在遠程比賽中無法發揮,它優秀到我不敢再拿去放飛。

        另一個是愛瑞斯,它是世界名鴿堂第40~60位鴿舍的第一名。它兩歲的時候就在一次遠程賽中執得桂冠,我喜出望外覺得它能力不可限量,于是在休息一周后,它又踏上了亞利桑那州的征程,這是450英里的比賽,這是場損失慘重的比賽,放飛的680鴿子,據我所知,飛回來的不到80羽。愛瑞斯是第二天十一點飛回來的,又是一個冠軍。那年它又飛了三次比賽,兩次以20%入賞,最后一次300英里比賽又一次奪魁。 說到鴿子的質量,我鑒賞的鴿子還沒有肌肉,翅膀,身體結構太不足的。我確信,超級賽鴿肯定智力與身材都非同一般,如果說對它們還有什么期望的話,那就是對種鴿的要求了,任何種鴿的隱性基因都不能小瞧。

        問:身體條件無可挑剔,但是出身平平,未有賽績的鴿子,你會引進嗎?

        愛萊克斯·貝奇:不會。既沒有血統也沒有賽績為什么還要引進呢?這樣的鴿子自己鴿舍中不是沒有。

        瑞克·馬蒂斯:絕對不會引進。

        比爾·理查德森:過去我一心培養混血鴿的時候,我是不在乎鴿子是不是飛得好或者血統好,只要我覺得它們好就可以了。然而現在我培育的是純血,我會從一些顯赫的純血或近親混血家族引進鴿子。而鴿子個體的表現我不會作為依據了,除非它是作為整個家族成就的一部分存在。而且,如果可能的話,我更喜歡選在鴿舍周邊訓放過的飛得還不錯的留種。

        弗萊地·瑞維拉:我會引進。

        麥克·史密斯:到了我養鴿生涯的這個階段,這樣的鴿子我就不會引進了。當然我若是在啟動階段,資金有限的話,我會感興趣拿這只鴿子試試的。

        問:短,中,長距離鴿身體架構上有什么區別呢?

        愛萊克斯·貝奇:一般中短距離賽鴿胸部突出,龍骨較遠程鴿更深。

        瑞克·馬蒂斯:我覺得遠距離近距離鴿子沒太大區別,因為我覺得速度很大程度取決于風,若逆風較大,體型的確會成為問題:小鴿子就比較能夠扛風。要說最大的不同,就屬遠程鴿與非遠程之間的不同了。任何鴿子飛七八個小時都是沒問題的,但八小時以后,你就發現也就兩成的鴿子還可以飛得帶勁,并沒有疲憊狀況。于是我們把鴿子分為兩種,一日鴿,兩日鴿。前者不管是100英里還是600英里,只要是一日賽,都會發揮最優水平。

        兩日鴿可以飛一整天,休息過,次日接著往鴿舍趕。若一日鴿當日已經離鴿舍不過20~30英里,第二天他也可以回來,但它的狀態遠不如當日的時候,兩日鴿,就像亞登斯(Aardens)和梵伊斯(Vanroys) ,卻有著遠超過前者的表現.一日鴿往往當天飛的筋疲力盡,不會找食物,或者身體不能迅速恢復,離家還有四五個小時的行程對它們來說卻困難重重。巴倫西亞(Barcelona),·文森特( St. Vincent),貝吉拉克( Bergerac), 達克斯Dax, 拿邦(Narbonne), 派皮恩(Peppione)和馬塞(Marseille),這些都是歐洲的兩日賽,只是天氣良好的時候有可能成為一日賽。

        托尼·麥璐奇:我想你的短程鴿體型一定比較大,而遠程鴿更小,更修長,更有彈性。

        比爾·理查德森:短程鴿身體和主羽都比較短,一般來講,它們肌肉厚重,龍骨有點深。遠程鴿身材就長些了,龍骨偏淺,肩膀偏窄,而主羽修長,當然這也可以由翅膀的形狀,比賽的速度決定。歐洲的中程鴿子,龍骨的深度和短程鴿的接近,而身體長度和遠程鴿接近,只是沒有它們的長主羽。在定義中程鴿的時候,我提到了歐洲。因為歐洲有相當多的賽鴿運動愛好者專攻的就是中程賽,我形容的就是這種鴿子。而我們美國不局限在一種比賽,我們中程鴿就不好定義了。

        弗萊地·瑞維拉:我發現短程鴿子是緊張而充滿爆發力的。遠程鴿子則冷靜安詳。外側主羽寬而無縫隙是短程鴿子的明顯特點,相反不容易造成疲勞的寬縫隙窄主羽成就了遠程鴿。從眼睛里我們可以看到,速度紋和耐力紋。速度紋是從瞳孔向外輻射擴張的細紋,耐力紋,是圓形漣漪一樣從瞳孔擴散開的粗而廣的紋理。

        麥克·史密斯:短程,中程,遠程鴿子似有些區別但又不是絕對的。因為我們的鴿子一般只擅長于一種距離,于是我們就把鴿子往一個適合飛該距離的模式上培養。據我知道的,比利時鴿者喜歡短距甚至沖刺賽。它們培育出一種我叫做“逆風之翼”的鴿子,它們有強健的胸肌,大的后翅和短的前臂。但我覺得這種鴿子對我們國家這種階梯式賽程的比賽沒多大價值。另一個極端是在速度贏不過短程鴿的遠程賽鴿,所以我認為,速度和耐力良好的結合會在優秀的中程賽鴿身上體現。

        問:有沒有一些知名品系賽季突出,但某些地方有明顯缺陷?

        愛萊克斯·貝奇:的確有些品系在比賽中成績斐然,但他們的鴿子卻好像來自農家院。所以請記住那些頂級鴿展中的漂亮鴿子不一定適合比賽。

        瑞克·馬蒂斯:很多冠軍鴿都有著完美的恥骨,但我也見過恥骨結構不怎么如人意的名系——萬德維根,它是世界級遠程名系。

        托尼·麥璐奇:記得第一次見到蓋比·凡德那比的鴿子的時候,我說不上喜歡,但后來它們飛出了顯而易見的好成績,我真是越發喜歡它們了。

        比爾·理查德森:每個品系都有強勢弱勢。選鴿的要點就是,你想要這方面強的鴿子,就不能從這方面弱的棚里選。你要參加遠程賽,那就不能從有明顯爆發力優勢的品系選擇,因為我可以保證你選擇到的對你來說是個劣勢。

        弗萊地·瑞維拉:這種情況會有的。但是他們可能的缺陷并無大礙,而且優勢遠遠高于劣勢。我講過五六十年前的方形鴿,雖然它們是偏向方形的但它們擁有一切優勝鴿的條件,再加上與它們比賽的也是方形鴿。你要做的就是,從中挑出細滑而體型不太方的鴿子育種,把對他們有點不利的特點人工選擇掉。當比爾·提格(Bill Teague)引進詹森鴿子后,發現他們眼睛眼色很淺,除此之外還是很優秀的,所以把缺點選育淘汰出去很重要。當Stassarts被引進時,它們的體型可謂巨無霸,但它們的確是好鴿子,僅僅腿有些長。多年后這個特點就被淘汰了。所有的鴿子都會有點瑕疵,但這掩蓋不住他們的光芒,你只需細心選育便可使它們漸臻完美。

        問:若想成為鑒鴿達人,您有什么建議?

        瑞克·馬蒂斯:你必須鑒賞過很多鴿子,它們來自最優秀的鴿舍,飛過最頂級賽事。我多次去往比利時得到的經驗就是,他們不會根據體型鑒鴿,他們總是不停訓放,到第一個賽季結束,就知道哪個是他們真正要找的鴿子了。所以當你手握比利時的冠軍鴿,你握的是僅成功的選手鴿,而不是通過鑒鴿選出來的渾身充滿黃金比例的鴿子。比利時有選拔選手鴿的完美賽制,所以他們總是輕而易舉的拿下我們的比賽。

        托尼·麥璐奇:你可以鑒賞那些賽績優異的鴿子,但你不要對漂亮的外表過于迷戀。

        比爾·理查德森:這個除了下功夫別無選擇了。如果關于體型結構你想真的學到點什么,就去握你能接觸到的所有冠軍鴿,黃金種鴿,試著分別總結它們的共同點,和泛泛之輩們和它們不同的地方,照肌肉分布的樣子在某程度上反映了肌肉結構,但因為肌肉層狀分布不同摸上去的感覺是大不一樣的。

        弗萊地·瑞維拉:你要聽取不同人的意見,然后驗證是否對你有價值。珍惜那些在大型比賽中表現突出的名家的意見,而不是在私人聯賽中混的小有名氣的鴿者。當你讀文章的時候,作者可能真誠、無保留的告訴你他知道的一切,但是他的經驗水平可能只是中學水平,這取決于他參加的比賽水平,和對手的實力。也有些作者經驗可以達到大學水平,但在這些文章中,不乏針鋒相對的意見,讓你覺得不知聽取哪一方。這就是你為什么要不斷聽取,不斷閱讀,然后通過自己的實驗,做出自己的決定。還有些作者,和平常人的觀點大不相同,因為他們超越了平常人的水平。你也需擦亮眼睛,看清楚作者到底在哪個水平上。

        你還可以找一位當地高人,他的成功不能是曇花一現的,而是憑多年的賽績說話的。若他肯教你,就多向他學習。千萬不要找道聽途說的鴿經,這會讓你困惑的。

        麥克·史密斯:鑒鴿經驗,是握過形形色色的鴿子后積累起來的。鑒鴿者應該根據自己的鑒鴿中的著眼點,建立一套自己獨有的鑒鴿系統。能鑒到好鴿難得,遇到了一定珍惜機會。

        未完待續。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極具魅力的國家賽下一篇:燙畫作品《成吉思汗》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